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科研资讯 >> 正文

“政治学基础理论创新”系列讲座第五讲:正义的两个维度

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25 阅读数:

20211121日上午,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的高景柱教授为“政治学基础理论创新”系列讲座带来第五讲:“正义的两个维度”。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的宫睿教授担任讲座与谈嘉宾。本次讲座以线上方式在腾讯会议举行。


讲座伊始,高景柱教授指出,需要在理解正义内涵的基础上重视正义的范畴,包括正义的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

就时间维度而言,高教授主要介绍了代内正义和代际正义。伴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生态意识的兴起,未来世代的处境日渐获得了关注,而罗尔斯以“正义的储存原则”为内核的代际正义理论,进一步激发了学界对代际正义理论的兴趣。高教授表明,其探讨的代际正义理论主要涉及当今世代与未来世代的关系,而不涉及当今世代对过去世代的行为负有何种道德义务。高教授认为,基于以下三方面的理由,代际关系需要正义原则的调节。其一,代际之间权力所具有的非平等性和非对称性表明:后代人的偏好和科技水平很大程度都受到当代人的影响;其二,人类的脆弱性以及现代社会的风险性都使得未来世代命运捉摸不定;其三,资源稀缺和人类不断膨胀的欲望引起了当今世代和未来世代之间的利益冲突。同时他也指出代际正义理论需要解决的难题,如一般正义理论是否能够用于处理代际关系和代际问题,未来世代是否能成为权利主体,以及帕菲特(Derek Parfit)所说的“非同一性问题”(non-identity problem),等等。因此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和权衡当今世代对未来世代的义务,从而获得一种自洽的代际正义理论。

从空间维度来看,正义可以分为国内正义和全球正义,即民族国家范畴之内的正义和超越民族国家范畴的正义。高教授重点围绕后者讨论了三个问题。第一,全球正义理论的兴起有着深刻的实践和理论背景。日益加剧的全球贫困和不平等使得我们不得不思考如何采取行动去缓解或者消除这一问题,另外也有不少学者主张,正义可以在全球层面上适用;第二,世界主义是研究全球正义理论的重要视角。高教授在此重点介绍了博格( Thomas Pogge)从个人主义、普遍性和普适性对世界主义的界定。第三,除世界主义外,全球正义理论还存在三种重要的分析进路,以辛格(Peter Singer)等人为代表的功利主义分析路径,以贝兹(Charles Beitz)和莫伦道夫(Darrel Moellendorf)等人为代表的契约主义分析路径,以及以舒伊(Henry Shue)、博格等人为代表的人权分析路径。高教授指出,不同于功利主义分析进路提出富裕国家对贫困国家负有“援助义务”这样的严苛要求,以及契约主义分析进路难以应对全球文化多样性等挑战,人权分析路径强调维护人的基本权利这一底线条件,在理论和实践方面有着更多的吸引力和可行性。

宫睿教授对主讲内容进行了评议。宫教授指出,首先,本次讲座的主题“正义”是政治哲学中的核心问题,我们对其他问题的思考都可以被纳入“正义”范畴。而且,“正义”的内容在不断充实,仅就代内而言,也存在着许多政治之外的正义问题值得深入探讨。其次,高景柱教授的主讲层次清晰、说理透彻,从正义的本质展开讨论,对代际正义与全球正义作出详尽介绍,同时对高教授认同正义的人权分析进路表示赞同。接着,宫教授以“正义的内与外”为题分享了自己对正义问题的思考,提出可以从内部性与外部性对正义进行分析。通过逻辑推演和引用历史上柏拉图、洛克、康德等人的思想理论资源,宫教授认为内部性是正义的本质或者说最根本的条件。但是宫教授也明确表示,对内部性的强调并不是反对外部性,而是对外部正义进行的由内而外的辩护,提醒我们对于外部正义的理解需要以内部正义作为基础。

主持人黄璇副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简要的总结,认为高教授对罗尔斯正义论注重社会基本结构的澄清,与宫睿教授所强调的正义的内部性,具有明显的相通性;这无疑提醒我们,若不考虑基本的政治现实,将会对经典正义理论产生误解、造成误用。讲座最后,高景柱教授和宫睿教授与听众进行了积极互动,“政治学基础理论创新”系列在本年度的最后一场讲座圆满结束。



学院动态
bet356唯一官网登录
学术科研资讯